北京银保监局消费提示“代理维权”是馅饼还是陷阱

北京银保监局消费提示:“代理维权”是馅饼还是陷阱

近年来,以“代理全额退保”、“代理处置信用卡债务”为主要形式的“代理维权”问题正呈现快速增长态势。这些专职“代理维权”的团伙,打着为消费者维权的旗号,收取高额手续费,煽动消费者反复向监管部门“维权”从中牟利,严重侵害消费者权益。

消费者张某购买某保险产品与保险公司发生争议,后在某网站上看到一则“代理退保”的广告,该网站称可以代理“全额退保”,代理先收取500元,若退保成功,再收取20%-50%的“手续费”。该平台要求张某签订“全权”代理协议,并要求其不得就投诉问题与保险公司协商处理。随后所有投诉沟通电话均由其平台代理人接听,代理人向保险公司索要五倍赔偿。双方协商不成,后诉至法院,法院未支持张某诉求。历时半年,张某维权失败,还损失了代理费、诉讼费共计上千元,也失去了及时沟通解决问题的机会。

北京市拥有全国第一家面向外国人开展的旅行社、第一家合资饭店,北京市在旅游业对外开放上走在了全国前列。截至目前,北京市共有外商投资的旅游经营主体32家。

近期,部分团伙通过抖音、微信等平台,大肆宣扬“投诉代理”,怂恿或代理消费者向金融机构或监管部门投诉,提供统一的投诉模板,使用统一的投诉话术。这些“代理投诉人”一般不具备法律执业资格,对法律条文引用经常有明显错误,阻碍消费者与金融机构正常协商,还会收取高额的手续费。同时,部分人员还会编造或歪曲事实,举报金融机构存在违法事实,反复向监管部门进行投诉、举报、信访等,人为拉长维权流程,可能错过了纠纷解决的最佳时期,最终造成消费者损失。

为维护您的权益,北京银保监局提示您:不当维权面临“四大风险”:

北京银保监局提示您:正确维权“三步走”,渠道畅通且免费:

陷阱三:信用卡“维权”噱头多,“赔了”征信又失财

据悉,“寻找最美教师”活动迄今已连续开展10届,面向全国所有教师群体展开,先后表彰宣传了101位“最美教师”,同时宣传了数十位“特别关注教师”和凉山支教帮扶团队、援藏援疆万名支教计划团队等一批“最美团队”,对集中彰显广大教师立德树人时代风采,倡导全社会尊师重教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这些最美教师,既有在抗疫一线中表现突出的医学领域教师,也有为“停课不停学、不停教”默默奉献的一线教师,既有奋战在教育脱贫攻坚战线上的乡村教师和支教教师代表,也有致力于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高精尖教师典型,他们涵盖了高教、职教、基教、幼教、特教等各级各类教育,师德表现和教书育人实绩突出、事迹感人,具有广泛的代表性。

第一步,投诉。消费者在购买金融机构产品或享受服务过程中发生纠纷的,可以直接向金融机构进行投诉,主张民事权益。第二步,调解。如消费者未能与金融机构通过协商解决纠纷,可以向北京秉正银行业消费者权益保护促进中心(银行纠纷)或北京保险行业协会合同纠纷调解委员会(保险纠纷)申请调解。第三步,举报。消费者发现金融机构或从业人员违反相关银行保险监管法律法规的,可以向被举报人所在地的监管部门进行举报。但向监管机构举报并不能解决消费者的民事诉求,消费者如通过投诉、调解仍不能解决民事纠纷的,应依法向法院提起诉讼。

消费者李某最近接到了一通自称是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的电话。对方告知李某,其名下的这张保单收益太低,可以帮助转换成收益为15%的产品。在这位“工作人员”的指导下,李某来到客服中心办理了退保。办理完退保后,“工作人员”又劝导李某签署了一份号称是“某日进斗金理财产品”的“转换合同”。几个月后,工作人员失联,理财产品无法兑现,李某才发现自己受骗,后经核实该“工作人员”并非保险公司人员,自己中了非法集资的圈套。

陷阱四:“维权”幌子是非多,“此维权”非“彼维权”

针对近年来北京市旅游服务贸易发展情况,王粤介绍说,北京市的旅游业是中国最早面向国际对外开放的窗口行业,见证了北京旅游服务贸易从无到有、由弱至强、繁荣蓬勃的历史进程。

陷阱一:“全额退保”猫腻多,切记“无利不起早”

最令人关注的是,北京在全国率先实行过境免签政策、境外旅客离境退税政策。2016年京津两地实现离境退税互联互通。2016年、2017年、2018、2019年四年间,退税销售额分别为1.22亿元、1.61亿元、2.26亿元、3.44亿元,年均增速超过30%。(完)

疫情期间,消费者王某由于收入减少,无法按期还款,想向银行申请分期还款。这时王某收到一条短信,号称可以帮助王某向银行维权,申请将欠款分成60期,并免除王某的利息和手续费,只需缴纳1000元“代理费”。同时,还指导王某“如何躲避欠款催收”、“如何进行以贷养贷”。王某按照“工作人员”的指导,提供了身份证等个人信息,然后签订代理维权协议。一个月后,王某收到银行短信,发现因自己未按期还款上了征信系统,利息和手续费也没有免除;几个月后,王某总是收到各种推销电话,不胜其扰。

从旅游收入看,1994年北京市的旅游收入为298.0亿元,2017年为5122.4亿元,是1994年的17.2倍。2019年全市接待游客总量3.2亿人次,实现旅游收入6220亿元。

风险一:不当退保无保障。消费者退保后,会处于无保险保障的情况,一旦发生保险事故,将面临巨大的经济损失。同时,消费者如果再次投保将面临保费增加、重新计算等待期等,甚至可能面临被拒保的风险。风险二:信息泄露隐患多。“代理维权”的团伙一般会索要消费者的身份证、手机等个人信息,有些团伙会将消费者个人信息恶意使用在信用卡套现、小额贷款等业务。如果消费者想终止代理协议,还会被这些团伙利用信息不断骚扰。风险三:经济负担愈沉重。代理信用卡维权,一般采取拖延偿还信用卡欠款的方式进行,往往导致消费者需承担逾期滞纳金及罚息,加重消费者的经济负担。风险四:征信污点影响大。如果个人征信系统留有逾期等不良记录,形成信用污点,对消费者后续申请银行贷款、买房、买车、就业等方面将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。

以入境游为代表的北京旅游服务贸易,始终与改革开放同频共振,从改革开放之初的年接待入境游客18.7万人次,到1987年入境游客首次突破百万,1993年突破200万,2002年突破300万,2007年突破400万,再到2011年达到历史峰值的520.4万人次。

以入境游为先导,国内旅游市场逐步发展,1994年北京市接待国内旅游人数0.7亿人次,2000年首次突破1亿大关,2011年超过2亿人次。2017年全市国内旅游接待量为2.9亿人次,是1994年的4.4倍。

陷阱二:“退保理财”花样多,非法集资一场空